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北区诡事
黄鼠狼迷人
首页 > 医院鬼故事 发布时间:2020-12-21 00:18:30 点击数:

黄鼠狼迷人

   老人们说,黄鼠狼报仇三代,报恩也三代。但凡报仇者,大多是因为黄鼠狼去家里“拜年”被屋主人打个够呛,但凡报恩者,也是救过黄鼠狼一命。

  人言黄大仙,狐二仙,蛇三仙,鼠四仙(有的也说是刺猬),这四样成精的东西是不能碰的。黄大仙就是黄鼠狼,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黄皮子,狐仙早有耳闻。这蛇三仙嘛,就是蛇,说到蛇,笔者小时候却是经历过一次蛇报仇的事情,这里暂且不提,日后我会写成故事。这老鼠刺猬之类的,确实是难说,笔者也不知道这鼠大爷究竟有何讲究。好了,言归正传。

  小的时候,总能听说黄鼠狼报仇的故事。故事大概就是某家人打了进来偷鸡的黄鼠狼,之后某一天,此人突然尖声说道要吃鸡,之后如黄鼠狼一般冲进鸡窝茹毛饮血一番。之后还要缠在此人的身上,非要来上一个神婆大仙之类的人降服之后才肯离去。

  故事中经常出现此类的剧情,然而我真实听到的故事却是与这不同。在讲今天要讲的故事前,先说一下笔者真实听到过的黄皮子报仇三代的故事,故事可能不恐怖,但是绝对真实。

  话说我们这边有一个村,姑且叫l村,村里有一个老汉,年轻的时候曾经打过一只黄鼠狼。当然,这种事情看起来其实很正常,但是偏有人说他闯了大祸。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有人信。

  这老汉年轻的时候结婚,婚后生了一个女儿,生孩子的时候妻子难产而死,这算是一代。之后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孩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天全村的人都啧啧称赞。之后自然是结婚生子,不久又添了一个大胖小子。那时说到他们家,全村的人没一个不羡慕的,那时候的大学生是真的少。

  好景不长,没过多久这老汉的女婿,也就是他女儿的丈夫,外孙的父亲就死于车祸。之后的不久,这老汉的女儿却莫名其妙的疯了,有时路过村中的大道,都能看见这女人在光天化日下如厕,而且疯疯癫癫。说到这,刚好是第二代。

  说这第三代,总应该好一些吧,至少前两代已经把家人祸害够呛,这一代应该不至于太狠吧。然而恰恰相反,这老汉的外孙子也在前几年得了癌症不治身亡。这第三代的报应,却直接把这一家人弄绝户了。

  然而今天要讲的却是一个黄鼠狼报恩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

  话说有一个镇子,叫做乌古镇,镇上有一个员外姓赵,叫做赵谷,人们都唤之为赵员外。说这赵员外爷爷和父亲皆为绿林强盗,在赵母怀孕时便被官府缉拿归案开刀问斩。说来这赵员外也是苦命之人,年轻的时候曾经上山砍柴,救了黄皮子一命。其后不久便饿晕在山上被人发现,发现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家大员外。

  说这乌古镇,盛产乌木,乌木乃世间少有的宝物。这李员外一家便是做乌木生意的富商,这天刚好上山狩猎,便发现了昏倒的赵谷,李员外也是善良之人,便把赵谷带回家中收留。日久天长,李员外发现这赵谷不仅聪明伶俐,而且为人忠诚可靠,天生就是从商的好材料。

  果不其然,没过几年,这赵谷便成了李家掌柜,李员外早已把自家女儿许配给他。时光飞逝,李员外仙逝,膝下无子,于是乎赵谷摇身一变成了员外。这赵员外极会做生意,与人恩惠无数。而且自知钱财乃身外之物,常开仓放粮,是地方的大善人。后来这赵员外老来得女,起名赵曦月。

  时光飞逝,这赵家大小姐一十有七,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有一日忽然听到笛声荡漾在院中,开窗一看,乃是一白衣飘飘美少年。“奇怪,想我家家丁众多戒备森严,他是怎么进来的呢?”赵大小姐便下楼去看,人却已经不见,那悦耳的笛声也不见了。回头和父母说起此事,父母家丁均表示没听到什么笛声。

  赵家大小姐到了婚嫁的年龄,忽然遇到如此美少年自然春心萌动,芳心暗许。可没过多久,县太爷府上的陈九却来提亲。原来这县太爷有个儿子名叫陈九,名字是不好听但是有缘由,因为这县太爷生了九个孩子,三个是女儿五个夭折,这陈九乃是家中第九子,也是独子,乃是小妾所生。

  这陈九人长得精神帅气,但是心术却是不正,十五岁的时候便和生母联合设计害死了正室夫人。如今二十挂一,在外人面前却是一副老实嘴脸,人人都羡慕县太爷有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儿子。

  话说有一日这陈九陪同父亲来到赵府做客,期间见了大小姐一面,回到家中便辗转反侧,朝思暮想。这陈九的母亲一眼便看出儿子的心思,细聊之后便说与老爷。老爷知道后二话不说,立即差人前去提亲,不想这陈九说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亲自去。”全家人无不为这陈九竖起拇指。

  回头说这赵家大小姐,早已芳心暗许他人,怎能同意这门亲事,便推脱说自己只想陪伴在父母左右,不愿出嫁。这赵员外夫妇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劝过一次见无效,当天赵员外便给陈九赔罪,说明原委。

  这陈九回到家中,自然不肯罢休,日日夜夜脑子里全都是赵家大小姐。终于一夜,这陈九说出:“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这一日,赵员外正在院中纳凉,忽然听到门口有人争吵。赵员外问了下人,下人回答乃是一道人。赵员外说道:“修道之人,不要为难人家,许些钱银斋饭便打发走吧。”下人却答道:“这道士打也不走,给钱也不走,偏要见老爷你。”这赵员外是有心之人,说完便下了摇椅向大门走去。

  “道长,下人们不懂事,多有得罪,敢问道长有何事?”赵员外施了个礼。“施主,我今日路过你家门,本想不管不问,我这一遭一不为钱财,二不为浮名,只是看到你家里将有灾祸,不日,将有血光之灾,全家灭门啊!”那道人却在门口不肯进来。

  “道长,何出此言啊?”赵员外赶忙发问。“我游方到此,别的我且不问,我就问你,你祖上可是绿林强盗?专干那杀人越货的勾当!”这道人抓住了赵员外的手腕。一时间赵员外便哑口无言。“你膝下无子但有一女儿,今年刚好到了婚嫁之年!”之后所有的话都让赵员外哑口无言。

  说时迟那时快,赵员外倒头便跪。“道长,想我一生未做什么坏事,我家怎会有这一遭报应,还望道长破解啊!”赵员外一边痛哭一边磕头。“唉,你家祖辈不正,连累后人啊,若不是你曾经行善,也不会有今日富贵,想来也是不亏。”那道人扶起了赵员外。“我祖辈多行不义,我今生也享尽了荣华富贵,此生我当有此报,可是我那女儿是无辜的啊,还望道长相助!”赵员外说完老泪纵横。“施主莫慌,我今朝来就是为了此事,记住,灾祸来时你却不能躲,你躲,这灾祸便随着你们,到时候一样全家有灾!”说完那道人便一步踏入院中。

  “你家这风水确实不错,想必是有高人指点,但这风水摆设对你家确实不利,你家做的是乌木生意,与死人有关,却摆了如此一个风水,岂能有好?”那道人对着家中指指点点。不久功夫,下人就按照大师的方法挪动了风水摆设。“风水已定,到时定便能救你女儿一命,记住,此事万不可让你女儿知道。”说完,那道人迅速地走了出去,未等赵员外喊住,出门便左转,扶墙便开始吐血。

  “唉,这一遭损我半世修为,百年阳寿!”说完,这道人化作一道黄风,不见了。

  赵员外夜里与老伴说到此事,两人抱头痛哭,彻夜难眠。再说这赵大小姐,整日思念着那天的美少年却不见踪影,自然也不知道这一遭。

  隔日白天,一人打门,刚好赵员外在院中散步。下人开门,只见一人遍体鳞伤,见到赵员外,倒头便拜。“恩人救我,我被歹人追杀!”这赵员外是心善之人,见此状立即叫下人将此人藏起来。顷刻有几个黑脸大汉打门,怎么看也不是好人,赵府家丁赶忙应对。这几个大汉见寻不得那人,况且也有那么多的家丁,也只能作罢。

  赵员外赶忙命人给那受伤之人养伤,再一问,原来那受伤之人也姓赵,叫赵南峰,却是商贾,来此地经商不想遇到歹人谋财害命。赵员外先是唏嘘不已,后便差下人去报官,不想却被赵南峰制止,说不劳官府,等他伤好自由安排。

  这天夜里,赵员外设宴招待这个苦命人,赵大小姐却推脱说身体不适,不愿赴宴。忽然院外传来脚步阵阵,有人喊道:“赵谷私藏朝廷钦犯,立即将其一家缉拿归案!”喊话的不是别人,却是陈九。

  说这陈九确实是阴险狡诈之辈,也是歹毒之徒!陈九见得不到赵家大小姐,便出了一条毒计。先是买凶杀人杀死了自己的父亲,然后再命此人逃至赵府向赵员外求救。这样一来,一来可以除掉管制自己的父亲,二来可以法办大案成全名望,三来也是最主要的,可以暗中霸占赵家大小姐。

  再说这赵府,全家上下都被赶到院子中。再说这赵大小姐听到屋外声音不对,立即想出门查看,却被一人拦住。拦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美少年。

  “呀,你怎么进来了?”赵大小姐一时又羞又喜。

  “小姐莫怕,如今你家中大难临头,我可以救你一命。”那美少年开口说道,大小姐大惊失色。

  “那我的父母?”大小姐赶忙要出门查看,却又被那美少年拦住。

  “父母我自有办法,你先闭上眼,无论发生什么响动都不可睁眼,否则你全家不保。”那少年说完赵大小姐便紧闭双眼。

  再说这陈九,戴孝进入赵家搜查,搜来搜去却没找到这赵家大小姐,陈九气急败坏,下楼对着赵员外提剑便刺。第二天赵家一大家五十一口除赵大小姐之外,全部开刀问斩。一时间乌古镇沸沸扬扬。陈九因为破案有功还替父亲报了仇,一时间声名大噪皇帝加封为县令。

  再说这边赵家大小姐,当晚随着这美少年来到一个山洞。这少年才让小姐睁眼,这大小姐睁开眼便问父母何在。

  那少年便说:“小姐莫急,我乃这山上黄仙,令尊年少时曾相救于我,我不忍看到你家灭门才出手相救,如今,想你父母已被陈九那厮捉拿,搞不好已经死了。”说完只听小姐嚎啕大哭。

  “前几日我变身道人到你家中坏了辟邪风水,要不然也不能施法将你我隐身,这一遭损了我半世修为和百年阳寿,也让我身受重伤,待我修养数载,定为你报仇。”黄仙说完便将小姐揽入怀中。

  数年过去,这陈九精于世故,已经成为朝中一品。这陈九素与朝中清官不和,却与那乌七八糟之人私交甚好。不日皇帝寿辰大摆筵席,群臣献礼,这陈九手持一乌木之匣,说着匣中乃是一孩童拳头大的西域夜明珠,世间少有啊。太监将宝物呈上,龙颜大悦,便要开匣与群臣共赏。

  匣子打开,窜出一只黄皮子,张口便向皇帝咬去,一口正中脸颊。龙颜大怒,群臣惊慌失措,这陈九自然面如土灰。

  第二天,这陈九便因刺王杀驾之名满门抄斩……

  “大仇已报,娘子可与我安生度日了。”黄仙看了看陈九掉下的人头转身便走了……

文章来源于:北区诡事bqxsq.com
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yystory/2672.html
北区鬼事(www.bqxsq.com)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包括短篇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北区鬼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