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北区诡事
红裙怨
首页 > 校园鬼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17 10:00:29 点击数:

红裙怨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电话响了,我放下手中的吸尘器,一路小跑从卧室奔向客厅,拿起电话。

  “喂,您好”,“喂,明明啊,我买了你爱吃的小龙虾,明天回家来住几天吧,你都有快一年没回家看看我跟你爸了。”,“哦,妈,那我明天下班直接、、、、、、”,这种感觉又来了,感觉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全身的毛孔都在剧烈的收缩着,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淌,想回头看看是什么东西却根本动不了,拿着话筒的手在剧烈颤抖着。过了好一会那种感觉才慢慢消失,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揪着的心慢慢放下了,“明明,明明,你怎么了,你说话啊,别吓唬妈,明明”,“哦,,哦,妈,我没事,就是最近工作忙,有点太累了,那个我明天可能还得加班,就先不回家了,等我过几天忙完了再回去吧,那就先这样吧妈,我先挂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自己也忘了。不论我在这间房子里干什么,吃饭,看电视,打扫卫生,甚至是睡觉,总会有一种时有时无被人死死盯着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惊悚,就像是从温暖的阳光下突然掉进冰冷刺骨的海水里,冷得让人窒息,喘不过气来,,,

  我是一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应届生,刚从校门出来的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也没有特别好的背景。所以找工作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所幸的是和我同班的夏辉阳是一个跨国大公司老板的儿子,他推荐我进了ANYA集团的策划部。尽管我不喜欢动用关系找到工作,但是面对当下的社会,我也只能屈服了。

  “月明,月明,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嗯?哦,没,没什么,昨天晚上没睡好,对了,辉阳,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夏辉阳关切的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回答道,“别人说这个世界上有鬼我就不会相信,但是你戴月明说出来我就相信,说说吧,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颓废的趴在办公桌上,缓缓开口说:“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有人盯着我。那种感觉很难过,就像是掉进海里一样,又寒冷又喘不上气来,有的时候我睡觉也会被噩梦惊醒,但是等醒过来之后却不知道都梦见什么了,你知道的,我自己一个人住,怎么可能有第二个人出现盯着我呢,那除非就是有鬼了。”

  辉阳从旁边过来拉一把椅子,坐在我旁边,笑着对我说“月明,你是不是这几天总是加班太累了,要不要放几天假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别总是自己吓自己。”我也开始疑惑,难道真的是这几天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我跟辉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是的,他是我的上司,办公室里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跟他的关系不一般,但是公司里并不允许办公室恋情.而且我才刚刚出来工作也不想那么快就谈恋爱,所以有几次他跟我表明心意都被我婉拒了,他却没有放弃,一直都在坚持着。我想,如果等到明年他还在坚持,那我或许可以先和他相处一段时间。

  我找出钥匙,打开家门。一开门,屋里那种阴冷诡异的气氛又一次把我包围。我犹豫着是进去还是下楼去别的地方。可是在这个城市里除了这个家我还能去哪呢?,对了,回老家去看看爸妈,正好请了一周的假。我硬着头皮走进了屋子准备收拾东西回老家。

  打开衣柜,我拿了几件当季的衣服,思绪也飞到了几百里之外的老家。当初上高中的时候追我的蒋凯天现在好像在老家那边开了一家饭店吧,还有梦梦,现在都应该结婚了吧,孩子都该会叫妈妈了。想到这,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心情也随之变好了。

  突然,阳台的窗户上好像掠过什么东西,是红色的,还在明净的玻璃上留下了痕迹,我走上前去,用手抚了一下。红色的液体,像是,,血!我一惊,那种感觉又来了,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个东西怎么老是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每次都把我吓得根本不敢动,今天我非要看看是什么鬼东西。我心一横,猛一回头,呈现在我眼前的竟是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她的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左侧肩膀斜靠着,右眼睛眼球不见了,只是一个诡异的黑洞,仅剩的左眼也没有黑色的瞳仁,一片惨白。而唯一能分辨出性别的应该就是它肮脏凌乱的长发和身上穿着的红得刺眼的连衣裙了。

  我吓得瞪大眼睛看她,根本不敢动。突然,她咧嘴笑了,嘴角竟一直扯到了耳根。露出了参杂着黄褐色液体的牙齿和牙床,发出了刺耳的尖笑声。我被震得耳膜生疼,赶紧低下头捂住了耳朵。等我再抬起头,她已经消失不见了。缓了好一会我才猛地坐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回想刚才的事,难道又是我的错觉?算了,还是赶快收拾东西,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又站起来继续收拾东西。

  我拿起行李箱,走出了卧室,准备回头把卧室的门关上,无意间低头看了一眼卧室的地板。地板上竟然有一大片发黑的血和黄褐色液体混合的物质,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迅速跑出了屋子,回头关门的一刹那,我分明看到了刚刚的女鬼在屋子里看着我笑。

  我“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大口喘着气,后背靠着门慢慢滑坐在地上。我快要崩溃了,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无助的失声痛哭起来、、、、

  我坐在火车上,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景物,没有一丝表情。怎么办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妈妈,可是告诉她们了又能有什么用呢,只能害他们为我担心受怕的,我该怎么办,我还能找谁帮帮我呢?对了,还有辉阳,他一定会帮我的,对,他一定会帮我的。

  我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的掏出手机,给夏辉阳打电话,“喂,月明,怎么了,是不是一个人在家无聊,想让我陪你出去玩啊,你等着,我马上去你家。”,“不是啊,,辉阳,你,你别去我家,那里很危险的,有女鬼,我现在在回我老家的火车上,要不你来我老家找我吧.”,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好,我马上就到,你等我啊,别到处乱跑。”

  听到辉阳这样说,突然感觉好温暖,我想,如果换做是我,听到别人这么说肯定会以为是在发神经胡言乱语,然后远离这个人。没想到辉阳这么一个相信科学的人还愿意相信我,愿意帮助我。好吧,计划提前,只要这件事结束了,我就答应辉阳做她的女朋友,想到这,我甜蜜的扬起了一个微笑。

  “妈我回来了”,我一边敲门一边喊着,“老妈我回来了,快给你闺女我开门啊,一路颠簸,我都快要散架了,快来拯救我吧!”听到屋里传来脚步声,我偷偷躲到们的一边,准备给老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门开了,我一下子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老妈身上,然后撒娇说:“妈你怎么才开门呀,累死人家了,真是的,在家干嘛还穿高跟鞋啊,这么高。”好像味道不对啊,怎么有股古龙香水的味道,难道是老爸开的门?我转过头看着被我缠得死死的“老妈”,是夏辉阳!!!

  我赶紧松开我的手,尴尬的干笑两声,看着夏辉阳强忍住笑的脸,我低头拿起行李往屋里冲,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这死丫头,都一年了还不回家看看,还有啊,交男朋友了怎么不告诉我和你爸啊,不过这小伙子真不错,长得白白净净,高大帅气,一看就是个有教养的孩子,我跟你爸都挺满意的。”,“哎呀,妈,您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跟妈妈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啊,我都看见你抱他了,这孩子,还害羞了”我回头幽怨的看了一眼夏辉阳,他竟然还在笑得那么开心。

  我冲过去拉着他的手进了我的房间,关上了房门,才不管老妈偷笑看我俩的眼神。夏辉阳一边笑一边对我说;“没想到你还有会撒娇的一面啊,以前怎么从没见过。”我没理会他的嘲笑,直接切入主题“今天那个女鬼出现了,长相很恐怖,还穿着红色的裙子,笑起来很刺耳,过一会就消失了,但是我离开我家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又出现了,我很害怕,不敢回家。”辉阳也正颜道:“那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女鬼会缠着你吗?”,“我也不知道,好像自从我搬家到那里之后才开始的,但是我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样吧,你先在你妈妈家好好休息几天,你把那间房子的钥匙给我,我找个懂行的人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时门外响起了老妈叫我俩吃饭的声音,我就把钥匙给了辉阳,然后一起出去吃饭了。

  吃过饭后,辉阳就先回家了。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脑海里回想起那个女鬼恐怖的模样,冷汗又一次冒了出来。如果这次没办法让女鬼离开屋子,那我以后不就没地方住了吗,越想越纠结,索性不想了。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手机的铃声把我吵醒,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辉阳。

  “喂,辉阳啊,怎么了”,“月明,月明,千万别回你家,我,我看见那个女鬼了,她就在这间屋子里,千万别回来、、、嘟嘟嘟嘟”,惠阳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电话就断了,我惊得赶紧往回拨电话,可是打了十几个都是已关机,怎么办,怎么办,我会是回去找他吧,我真的不想看到他有任何危险,还是因为我。

  我坐上了回去的火车,真恨不得长翅膀飞回去。终于,经过了三个小时的路程,火车缓缓驶进了月台。我拼命地往家跑,生怕会耽误了一分一秒。

  等我到我家门口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房门是开着的,从打开的门缝往里望,里面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我艰难的迈出左脚,准备推门进去,这时门却自己开了、、、、、

  就在我走进屋子的刹那,门“砰”的自己关上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呆在了原地。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子,突然亮起了灯,不过,灯光是暗红色的。屋子里的一切都被这灯光染成了暗红色,压抑而恐怖的气氛让我喘不过气来。

  “呵,,呵,,呵,,呵,,”诡异的笑声在屋子里回荡着,一遍又一遍撞击我脆弱的耳膜和心理防线。我攥紧了拳头,泪水顺着眼角夺眶而出,歇斯底里的大喊“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你把夏辉阳带到哪去了,有本事你出来啊!”

  突然,房门和窗户都紧闭着的屋子里刮起了一阵阴冷阴冷的风,随后,客厅的灯熄灭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等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距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板上,趴着一个女人,又脏又凌乱的长发,红的刺眼的连衣裙。是她!是那个女鬼,她就那么趴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我恐惧的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她,生怕她会突然扑上来掐住我的脖子。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慢慢的往卧室的方向移动,不管去哪,只要能让我远离她就可以。就在我马上就要打开卧室门的时候,趴在地上的女鬼突然动了。她伸出了长满蛆虫,指甲已经变黑的右手,然后左手,右手,我惊惧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心里那根弦绷得紧紧的,仿佛这个时候誰轻轻碰一下它就会马上断裂崩溃。

  终于,她爬到距离我只有半米的地方,不动了。我恐惧的死死贴在墙角,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突然,她抬起了头露出了她那张可怖的脸,冲我诡异的笑着。我的心里防线被彻底击溃了,尖叫着跑向了卧室,关上房门,瑟瑟发抖的坐在床上。

  门外传来了用指甲刮划门板的声音,尖锐刺耳,还伴随着诡异的笑声,我躲在床的最里面的墙角,蜷成一团,用力捂住了耳朵。我真希望我能就这么晕过去,然而往往事与愿违,在这一刻我却清醒得很。眼看着伤痕累累的门马上快要被挖通了,我内心的恐惧也达到了极致。

  最终,门还是倒下了,她就站在哪里,冲着我笑,仅剩的一只白眼球根本看不出她的任何情绪。她瞬间移动到床边上,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那张丑陋恶心的脸离我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想要拼命吸气却根本吸不进来,脑袋一阵晕眩,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了。就在我失去意识闭上眼睛的一刹那,迷糊的听到女鬼尖利的声音“你想知道我是谁,去问问你那亲爱的妈妈,认不认识安晴晴,呵呵呵、、、、”

  等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刺眼的白床单和白色的墙壁扎得我眼睛生疼。“明明,明明,你终于醒了,吓死妈了,妈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艰难的扭下头,看到了妈妈满脸的泪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旁边站着同样疲惫红了眼眶的夏辉阳和爸爸。

  “妈,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你看你,哭得眼睛都肿了,一点都不漂亮了。”听到我这么说,妈妈才破涕为笑。“妈,爸,你们俩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辉阳说。”“死丫头,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妈了,刚醒过来就急着把我和你爸往外轰,下次你再生病我可不来看你了。”妈妈一边笑着一边往外推着爸爸,然后轻轻带上了门。

  “辉阳,你看到了那个女鬼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回去找你,却没有在屋子里看到你。”辉阳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头,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傻丫头,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其实我是跟一个听说有很深道行的师傅一起去的,我见到了那个女鬼,但是只是一瞬间而已,师傅说他也没有能力与那个女鬼相抗衡,只能暂时保证让她不伤害我,但是天黑之前必须出去,否则就会有危险。于是我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但是可惜什么线索也没找到,我就离开了那里。然后刚刚叔叔给我打电话,说你不见了,我一想,你肯定是回去那个家里了,就又和师傅赶回去救你。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满脸泪水的晕倒在床上,然后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

  我很疑惑,明明是辉阳给我打的电话说有鬼,为什么他却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呢,难道说,是那个女鬼假扮他的声音引诱我回去?我记得女鬼还说过什么,让我问问我妈妈认不认识安晴晴,那这个安晴晴是谁,跟女鬼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还要把我妈也牵扯进来?对,还是问问老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叫辉阳先去门外等我,顺便帮我把妈妈叫进来。“明明啊,我看辉阳这个孩子不错,长得又好有工作,你出事了还替你着急,你也不小了,就赶快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决定下来吧!”妈妈坐在我的床边上,帮我倒了一杯水,关切的望着我。

  “妈,这件事不重要,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识安晴晴吗?”,妈妈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直直的盯着我。“谁,是,是谁告诉你的。”看到妈妈这幅样子,我感觉事情不太对,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于是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她了。

  “呵呵,我就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就算我整了容也躲不过去的,这个女人为什么死了也不肯放过我,为什么她不来找我,而是缠着我的女儿,为什么啊!”妈妈又一次哭了出来,我有点无措,轻轻把妈妈拥进怀里,对她说“没事的妈,不管有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您还有我和爸爸呢啊。”妈妈望着我,对我说,“明明,等你出院了就回家一趟,妈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唉。”

  在医院的这几天里我过得很煎熬,总是回想起女鬼恐怖的模样和妈妈的话,今天我终于可以出院了。在夏辉阳的陪同下回到了乡下的老家,见到妈妈时,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就像老了十几岁一样,头发白了大半,眼神很浑浊。我心疼的拉起了妈妈的手,刚要说几句安慰的话,妈妈就拉着我进了储物间。

  这里以前妈妈从来不让我进,今天是第一次进来,地板上的灰尘已经积了有五六厘米了,一开门尘土飞扬,呛得我连忙捂起了鼻子。妈妈却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径直走到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箱子前,打开箱子拿出了一个虽然很脏但一看就很精致的小盒子。

  回到客厅,妈妈当着我的面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本相册和一条很漂亮的蓝水晶吊坠的项链,美中不足的是,项链断了。妈妈翻开了那本相册,里面都是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和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的黑白照片。

  “这个是我。”妈妈指着一个女孩说,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照片上的女孩子很精致,长长的头发柔顺的披在肩膀上,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简直就是我的翻版,虽然妈妈长得不算差,但是两个人的长相确实相差很多,就算经过岁月的洗礼也不可能让一个人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啊。

  妈妈看着我疑惑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接着说:“其实我以前不长这个样子,是后来整容整成现在的样子的,当初我们三个都是从一个小山沟里走出来念大学的孩子,那个女孩就是安晴晴,这个男孩叫张坤,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这条项链是晴晴送给我的,她说她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晴晴就很喜欢张坤,可是张坤说要专心学习,这件事等以后上大学了再说,后来他俩都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而我是为了有个伴才和他们俩报考同一所大学的。上了大学之后,晴晴受到了当时一些社会陋习的污染,渐渐喜欢上了抽烟喝酒,穿着也越来越暴露。但是他喜欢张坤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直到有一天,晴晴跟我说想要再次和张坤表白,让我陪她一起去,她穿上了以前张坤送她的红裙子,在学校的后山上向张坤表露了自己的心意,但是张坤并没有接受她,他说晴晴不是以前那个晴晴了,他不喜欢现在的晴晴,他喜欢我。晴晴受了很大的刺激,拼命的往学校后面废弃的教学楼跑,我怎么拉也拉不住,她也不听我的解释,还拉断了她送给我的项链,而且一直疯狂地喊着,她会报仇的,她会让我跟张坤生不如死。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跑到了废楼里。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学校里来了一群警察,封锁了废楼,这是我才知道晴晴上吊自杀了,还在旁边的墙上用血写着‘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到时候你们都得死、、’我的精神受了很大刺激,退学搬到了别的城市,而张坤在晴晴死之后的第二年出车祸离奇身亡了,我知道晴晴回来了,她会杀了我的,于是我逃到了韩国,整成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样子回来了,然后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了二十几年,跟你爸爸结了婚,生下了你,你还记得你以前问过妈妈为什么你跟妈妈长得一点都不像吗,其实你跟妈妈以前长得很像,就像是一个人,也难怪安晴晴会找到你。其实她不知道张坤一直都喜欢她,但是看到他不学无术的样子,让张坤很痛心,他想要激励晴晴变回原来的样子,但是晴晴太偏执了,不听任何解释。呵呵,该来的总会来的,明明啊,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救你的,妈妈不会让她伤害你的。”

  我的内心不亚于惊涛骇浪,呆呆的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来时,妈妈已经离开这里了,我夺门而出,想要去找妈妈,可是妈妈早已坐上了去城里的火车,准备找那个女鬼了。

  夏辉阳开着车一脸凝重,我望着车窗外,泪水顺着脸颊不停地淌,妈妈,你千万不要有事,我求你了,不要有事,你有事那要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文章来源于:北区诡事bqxsq.com
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xystory/17305.html
上一篇:贩卖灵息2  下一篇:恐惧症2
北区鬼事(www.bqxsq.com)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包括短篇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北区鬼事在线阅读!